《艺术第一眼》出版,用斑斓文字道尽艺术圈万种风情
北京品控科技有限公司 首页 工程案例 产品展示
  • 首页
  • 工程案例
  • 产品展示
  • 《艺术第一眼》出版,用斑斓文字道尽艺术圈万种风情
    发布日期:2022-08-03 04:15    点击次数:99

    沪上文艺评论人、文化传播者、观察者徐佳和的当代艺术评论集《艺术第一眼》日前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,这是上海文化发展基金会资助项目。3月12日,《艺术第一眼》将在上海茂名南路1号二楼“大沪艺术空间”首发。

    徐佳和本名徐翌晟,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投身新闻事业,在《东方早报·艺术评论》中成长为首席记者,现任职于《新民晚报》,《艺术第一眼》是她的第一本著作。

    《艺术第一眼》集徐佳和十年之力,名为艺术评论集,却更似一部行云流水般的文艺随笔,全书约28万字,图文并茂地向广大读者展现当代世界前卫的艺术风貌,描摹了艺术的发展,也描摹了艺术与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交融发展的精神图景。本书荟萃了当代众多有影响的东西方艺术家、画家、摄影大师、世界知名美术馆馆长、策展人等。他们成长的国度、经历各不相同,但无一不是时代敏感者、艺术传播者。他们阐述的艺术理念及独有的人格魅力,至今仍影响着中国艺术界。本书勾勒了他们的上海之行以及他们与这座城市之间的关系,也勾勒了上海艺术家在异乡对于艺术的艰苦探索、对于家乡的深情回望。

    徐佳和与哥伦比亚艺术家费尔南多·博特罗

    徐佳和与战地艺术家马克·内维尔

    徐佳和与印象派大师贾可·雷诺阿

    《艺术第一眼》全书内容分为四部分:一、他们来过。作者与亲历上海的艺术大师平等对话,在交流中碰撞出东西方艺术的精神火花;二、往事钩沉。文中所涉的艺术往事和故人,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?拨开云雾,尽力还原本来面貌;三、我来画像。作者以其独特的眼光,细致描绘了中国艺术家的生活原貌。他们有的是画画的作家,有的是摄影的诗人……他们不安分,不服输,有颗敏感而跃动的心;四、我有“艺见”。基于当时的艺术之怪现象,作者时时进行客观观察与审视, 出乎意料所提出的“艺见”。

    书中所收录的文章,绝大部分发表于《东方早报·艺术评论》。2011年至2016年,短短的5年时间,是徐佳和的艺术知识与人生经验疯狂积累成长的时代。评论、专访、调查……她笔下的文章莫不是以一种“大无畏”的态度夹枪带棒,带着刀锋的寒光与犀利,一意孤行地希望插入、剖析正在蓬勃发展、野蛮生长的中国当代艺术界;并试图解决那些混杂着理想、历史、技巧、概念、资本、炒作、掮客等等分不清彼此对错的“问题”。

    徐佳和与《繁花》作者金宇澄

    徐佳和与“纯真博物馆馆长”柴一茗

    艺术评论家石建邦表示,在徐佳和摇曳生姿、斑斓多彩的文字里,海上艺术圈的万种风情,尽收眼底。

    徐佳和曾在第一时间通过忘年好友联系到被传得沸沸扬扬的美国“赝品画作高手”、“比波洛克画得更像波洛克”的钱培琛老先生,并以自己的艺术知识和诚恳态度,取得了当时正在上海暂避风头的钱先生的信任。彼时已白发苍苍的钱培琛先生对徐佳和敞开心扉,讲述了他在特殊年代的身世、只身闯荡美国的坎坷往事、上海画家在美国的真实生活状态……老先生还展示了他新创作的作品,希望能得到来自专业媒体的肯定。

    因为“一眼假”的徐悲鸿《九方皋》拍出960万元天价而写的新闻调查,徐佳和通过暗访,几近拆穿了一个由假画、假出版物构建起的骗局。想不到,却遭到来自买卖双方的威胁……

    徐佳和自嘲说,学不会为稻粱谋的我,痴心妄想在文化艺术的世界中济天下。

    徐佳和与“英国当代艺术教父”迈克尔·克雷格—马丁

    徐佳和与画家余启平

    为了与被采访的艺术家在精神上进行平等对话,徐佳和总是在每次与他们相见前拼命做足功课。她说,我不是艺术专业出身,我所有的知识都来自家里堆积如山的书本、博物馆美术馆里直面真迹的每一刻、与每一位艺术家相谈的见解,是他们丰富了我,我也通过了解他们走向艺术的更深处。

    知名报人、文博学者郑重先生为《艺术第一眼》作序时写道:对徐佳和,识其人,读其文,和刘旦宅有些因缘。刘子不只是画家,而且是学人,平生解老庄屈子,玄想八方,语言木讷如老僧,极具思辨的哲理,而且对文章的品评,言必中的,入木三分。某日他突然对我说:“认识徐佳和吗?文章写得好,找她来谈谈。”事情常常有因无缘。不久,旦宅兄病重,驾鹤西行。此后,我和徐佳和相识,知她供职于《东方早报》,与我为同道。

    徐佳和与知名报人郑重

    郑重先生在序言中写道:艺术作品的价值是什么,艺术家的初创心境是什么?关于这些,徐佳和都力求在文章中用通俗的语言,把更深刻的哲学内涵表述出来,力避自我陶醉的梦呓之语,力避用几个世纪之前视为金科玉律的概念给当代艺术增加几道光环。她有着自己的见解,但又不把话说绝说死,从而给人留下更广阔的思索空间。



    上一篇:所有人,你有一封来自云南春天的邀请函请查收!
    下一篇:专访数字艺术大师Gal Yosef:“数字世界是我的天然之地”